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
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 > 言情小說 > 笑面賢夫~老二是老板 > 第十章

cf手游官网更新公告:笑面賢夫~老二是老板 第十章 作者 : 金萱

    三人組果真被革職了。

    樊初語簡直不敢相信她老公竟然真的這么心狠心辣、不念舊情,為此還和他大吵了一架。

    她希望他能讓那三個人復職,再給她們一次機會,他卻一口否決。

    好說歹說的跟他講了一堆道理,結果他置之不理就算了,最后還對她說了一句:“我是老板還你是老板?”讓她氣得不想再理他。

    結婚后,夫妻倆第一次吵架。

    她氣他的冷酷無情,他則覺得她莫名其妙,兩人因此進入冷戰中。

    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他們吵架了,因為平常總是笑呵呵的帥哥老板近來表情冷得會凍死人,公司氣氛也因此變得有些緊繃,令人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況且老板不僅那張冷臉會凍人,連平常總是會開玩笑逗樂大家的嘴巴,更是變得比刀子還要利,隨便開口斥責一句就足以讓人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好恐怖。

    原來老板心煩不爽的時候這么嚇人,簡直比魔王還可怕。

    原來樊秘書——不對,現在要稱呼老板娘。原來她對老板的影響力竟然如此之大,大到連他們都不得不承認她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“初語呀,”因為老板娘不愛大家叫她老板娘,所以大伙還是延用以前的稱呼方式,直接喚她的名字?!澳愫屠習宓降資竊趺匆換厥??拜托你們別再冷戰了,快點和好吧。不笑的老板真的好恐怖,我現在晚上睡覺都會做惡夢你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對呀,我也是?!?br />
    “我上次弄錯一張報表上的數字就被罵得狗血淋頭,搞得現在每次要做報表都心驚膽顫的,胃都痛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比你更慘,我不是內容做錯也不是沒做喔,只是把資料的紙張順序排錯了而已,就被老板冷峻的眼光瞪到萬箭穿心了,感覺好可怕?!?br />
    “對呀,我上次也被瞪了,好恐怖、好恐怖?!?br />
    午休時間,大伙不知是約好了還是怎樣,不是叫了外賣便當就是自個兒準備了午餐,然后跑來將她團團圍住,說要和她一起吃。

    至于聚餐目的,已經顯而易見了。

    樊初語沉默的吃著午餐,從頭到尾都沒有應聲。

    自從和賀子擎吵架冷戰之后,她便沒再搭他的車來公司上班,午餐也沒和他一起吃,兩人除了在床上外,其余時間幾乎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說真的,她也不知道情況會搞得那么糟。

    剛開始,她是真的被他氣得不想理他,對于他示好的逗弄完全冷臉以對,可是等她注意到他不再對她有示好的舉動時,一切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她從來就不是一個會撒嬌、會說甜言蜜語的女人,所以當他不理她之后,她很快就束手無策,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辦了。

    因此和他們抱怨的慘狀比起來,她的感受完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    至于她為什么還沒有心碎或心痛地痛哭,是由于他雖然和她冷戰不理她,但到了晚上上床時,他還是會和她溫柔的**,并且一定會擁著她入睡。

    很怪對不對?

    是呀,但他就是有本事將事情做得理所當然,讓她想傷心又傷心不了,想笑又笑不出來,一整個就是既無力又難受。

    甚至連她的腸胃仿佛都受到了影響,這幾天感覺特別不舒服,但她卻又說不上是怎樣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無聲的輕嘆一口氣,她放下手中才吃一半的面包,將它收進怞屜里。

    “初語,你怎么吃這么一點就不吃了?不要跟我們說你在減肥喔?!庇腥慫?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減肥,只是沒什么食欲?!彼?。

    “沒食欲?你懷孕了嗎?”

    突如其來的一句問話,讓樊初語猶如遭到當頭棒喝般,呆愣在座位上。

    她突然覺得頭有點暈,還有點耳鳴。

    懷孕?她從來沒想過這件事,因為她也才二十五歲而已,怎么會去想到當一個媽媽的事呢?

    但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,那就是自己既然已為人妻,接下來自然就會為人母了。這跟年齡無關,只跟夫妻倆有沒有避孕有關。

    她沒有,而他……印象中好像也沒停下來戴過什么套子……

    懷孕?會嗎?

    他們倆注冊結婚至今也才兩個月而已,怎么可能——

    等一下!兩個月?!

    樊初語的心突然跳得有點快,感覺頭又更暈了一些。

    兩人月?兩個月?!

    她用力的回想,努力的回想,在她和他結婚后,她的大姨媽有來拜訪過她嗎?有嗎?

    她記得住在他那里之后,她的大姨媽的確有來過,但卻只有一次,而且還是在她仍住在客房的時候……

    噢,天啊,她真的懷孕了嗎?她肚子里真的已經有個孩子、他們的孩子嗎?

    “初語,你還好吧?怎么都不說話?臉色好像還有點蒼白,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坐在周圍的同事問著她,每個人臉上都露出擔心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我沒事?!彼⊥匪?,然后看著大家,突然想到這是個機會。

    “你們……呃,最近有沒有人和蔡如心她們聯絡過的?知不知道她們三個人現在怎么樣了?”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問道。

    事發至今,因為自責也因為不好意思,她始終都沒開口提過這件事,就怕讓人說她貓哭耗子假慈悲。不過現在眼見大家對她身體可能不適而自然流露出來的關心,她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問一下沒關系。

    “你還管她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???”壓根沒料到會聽見這么一句帶著不屑語氣的回應,樊初語張口結舌的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雖然我們做公關的,門面很重要,但她們實在太過花枝招展了,讓人看了很不順眼?!庇腥伺賴乃?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也有這種感覺呀?我還以為只有我這么想呢?!庇鍥蛑本拖褳蝗揮齙街舭愕木擦?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忍受她們的花枝招展,但自以為是又寡廉鮮恥的就讓我無法忍受了?!?br />
    “誰受得了呀?明明就是自己愛慕虛榮,把工作當跳板,卻說是為了公司所做的犧牲,實在是太不要臉了?!?br />
    批評嘲諷的浪漫,一波接著一波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為了公司,就該把回扣的紅包交出來呀,那才叫做為公司?!?br />
    “這你就不懂了,那哪是回扣的紅包呀,明明就是夜渡資好嗎?怎么可以叫她們交出來呢?”

    此話一說完,大伙頓時全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只有樊初語沒笑,因為她完全聽不懂他們在說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們到底在說什么?”她終于忍不住的開口問。

    眾人不約而同的訝異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你難道不知道嗎?”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她一臉茫然的看著大家。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一臉欲言又止的表情,你看我、我看你的,卻沒有人先把話說出口。

    “就是什么?”樊初語追問道。

    “初語呀,這事老板都沒跟你提到嗎?”

    她皺了下眉頭,又輕抿下唇瓣,才抱怨般的低聲說:“他根本什么也沒說。我希望他能再給她們一次機會,不要這么冷酷無情,他一口就否決了,連猶豫一秒的時間都沒有?!?br />
    現場一片寧靜,每個人都張口結舌、呆若木雞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問。

    “初語,你和老板該不會就是為了這件事吵架吧?”有人小心翼翼的問她。

    她扯了扯唇瓣,無奈的點頭道:“對呀?!?br />
    “我的天!”有人脫口叫道。

    “這太不值得了!我們太冤枉了啦!竟然為了她們三個在這邊受苦受難,太不值得了!”

    “初語,你聽好,她們根本就不值得你為她們求情,你知道她們做了什么嗎?行為不檢的和公司客戶睡覺,又拿回扣又收禮物的,屢勸不聽也就算了,卻還大言不慚的說一切都是為了公司?!?br />
    “她們真的很不要臉,最過分的是,這次竟然還把色誘的腦筋動到老板頭上,說什么‘憑什么你可以,她們就不可以’?她們簡直就是瘋了!”

    “她們三個人會被老板掃地出門,根本就是罪有應得,一點也不值得同情?!?br />
    “沒錯!所以拜托你了,初語,快點跟老板和好吧?為了那三個人和老板吵架實在太不值得了?!?br />
    “重點是老板不爽,大家都遭殃呀。倒楣挨罵竟然是為了這種事,我們好冤枉呀!太不值得了啦!”

    一句又一句食欲震驚的事實把樊初語嚇呆了,她不知道這件事的背后,竟然隱藏這么驚人的真相,難怪老公會一口否決她的請求。

    問題是,他干么不把話和她說清楚呢?如果他把三人組的夸張行徑跟她說清楚了,她哪還會為她們請命?

    這場架吵得太不值得了,真的是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樊初語愈想愈哀怨,根本就沒辦法忍耐到下班回家后再找老公破冰,所以一等賀子擎午休完進公司,見他走進辦公室之后,她隨即起身離開座位,跟著走進他辦公室里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抬頭看見她走進辦公室,他以公式化的冷淡語氣開口問她。

    她先將辦公室的關仔細關好,這才轉頭面對他,然后開口道:“我有個問題想問你?!?br />
    “現在是上班時間?!彼戳慫謊?。

    竟然這樣對她說?!他的回應讓她有些惱火。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不把蔡如心她們所做的事告訴我?如果你跟我說清楚的話,我就不會堅持要你再給她們一次機會,讓她們回公司上班了?!彼⒆潘?。

    “決定員工去留是老板的事,我想我沒必要一一向你解釋我的決定?!筆率凳?,他一點也不想拿那些亂七八糟的事來污染她耳朵和純潔的心靈。

    他的冷淡態度似乎擺明了還想繼續和她冷戰,讓她既委屈又生氣。

    “你還想繼續跟我冷戰下去是不是?”她問他。

    “這場戰爭不是我挑起的?!?br />
    “所以你的意思就是你想繼續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沒有應聲,只是面無表情、目不轉睛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她被他不否認的反應氣到了,賭氣的想既然他不想理她,那就算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自己去醫院,不用你陪了?!彼盞牧滔亂瘓浠?,說完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身后驀然傳來他的大叫聲。

    她停下腳步,回頭看他,卻發現皮椅位置是空的,然后下一秒,他人已出現在她身邊。

    “去什么醫院?你哪里不舒服?”他一把扣住她手臂,緊張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在乎嗎?”她看著他,緩慢地問道。

    只見他瞬間皺緊了眉頭。

    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他略過她的問題再次問她,擔心的神情中充滿了嚴肅與認真。

    “你在乎嗎?”她也再次問他,執意非聽見答案不可。

    “不要說廢話?!彼裘蛄訟麓槳?,幾近惱怒的回答道?!澳愕降啄睦鋝皇娣タ匆繳??快點告訴我,老婆?!?br />
    “你不是想要繼續和我冷戰?”她定定地看著他問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這么說,快點告訴我你哪里不舒服?”他的表情逐漸慌張。

    “雖然沒這么說,但表現出來的就是那個意思?!彼袷且胨納習愕乃?。

    “老婆!”賀子擎忍不住咬牙叫道,她到底知不知道他急得都快要瘋了?“拜托你先跟我說你哪里不舒服好嗎?”他焦急的求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會撒嬌,也不會說什么甜言蜜語逗你發笑,所以我不喜歡和你吵架,更討厭和你冷戰,因為我會不知道該怎么跟你和好?!彼醋潘荷?。

    賀子擎真的快要被她搞瘋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那以后我們都不要吵架也不要冷戰了,好不好?”他哄著她說,“快告訴我你哪里不舒服?!?br />
    “婦產科?!彼凰盜巳鱟?。

    “什么婦產科?我問你哪里不舒服,你跟我說婦產科做什么?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突然間整個人僵住,傻乎乎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老……老……老……老婆?”半晌后,他緊盯著她開口喚道,但卻緊張到連說話都會卡住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那么老,你別一連講了四個老字,把我叫老了?!彼糝撇蛔×成系男θ?,開玩笑的對他說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他咽了一口口水,然后又恬了下唇?!澳闥怠靜?,是什、什么意思?”他還在結巴。

    “就字面上的意思?!彼?。

    “老婆……”她的避重就輕,讓他忐忑得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樊初語真的好想大笑,因為她著實沒想到他會有這么緊張、渴望得到幾近屏息又可愛的反應。這讓她覺得好笑又心頭震顫,胸口熱得幾乎要沸騰起來。

    “還沒確定,必須要去檢查后才知道有沒有?!彼醋潘?,柔聲開口說,“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,我那個已經有兩個月沒有來了?!?br />
    賀子擎感覺自己的心臟似乎停了一下,呼吸也一樣。

    接著,他必須深深地呼吸,才能控制信自己想抱她起來轉圈圈、大聲尖叫歡呼的沖動,因為他怕萬一嚇到她,連帶影響到她肚里的孩子,而且也不知道這樣劇烈的動作對孕婦會不會有什么危險性……

    可是——他真的好開心、好感動、好激動。

    他溫柔的將她擁進懷里,又忍不住微微地將她推開,低頭吻她,然后再將她擁回懷里,再低頭吻她,一次又一次的喚她。

    “老婆,老婆,老婆?!?br />
    “干嘛,干嘛,干嘛?”樊初語笑容滿面的窩在他懷里回應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開心?!?br />
    她知道,因為她可以感覺得到她的心臟跳得好用力又好快。

    “不過還不確定喔?!彼嶁閹?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現在就去醫院檢查?!彼崆岬亟評胱約旱男厙?,溫柔的說。

    “門診下午兩點半才開始?!?br />
    “沒關系,我們早點去等?!彼皇只ぷ潘難?,一手握住她的手,帶著她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現在才一點半多?!蓖直砩系氖奔?,她不得不告訴他。

    “沒關系,我們早點去等?!?br />
    他敗給他語氣里的堅持和濃烈的柔情了。

    看著手上的媽媽手冊,樊初語還是覺得有些恍惚與難以置信,不敢相信自己再過幾個月之后就要當媽媽了。

    一個孩子正在她體內成長茁壯著,感覺真的是既感動又不可思議。

    當年媽媽懷她的時候,是不是也有這種感覺呢?

    爸爸的反應是不是也和賀子擎一樣,既驚又喜,動不動就一個人坐在那里傻笑呢?

    每次看見老公傻笑,她都覺得那時的他看起來真的好呆,但那樣的他,卻總是能讓她心中盈滿了幸福與感動。

    媽媽是不是也曾感受過同樣的幸福與感動呢?

    好想念爸爸媽媽……如果他們仍活著的話,肯定會為了即將當外公外婆而欣喜若狂吧?

    爸爸一定會迫不及待的準備一堆玩具給外孫玩,媽媽則是準備娃娃穿的衣服,然后兩個人會互虧對方說,又不知道孩子是男是女,這么快準備這些要做什么?

    她微笑著,鼻頭卻忍不住酸了起來,眼淚更是在一瞬間便盈滿眼眶,模糊了她的視線。

    她真的、真的好想念他們……

    “老婆,你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老公的聲音忽然從后方響起,把她嚇了一大跳,自從她懷孕之后,他的狀況簡直可以用“草木皆兵”來形容,任何風吹草動都能讓他大驚小敝,驚疑恐懼的。

    她閃電般的連忙將眼眶中的淚水擦掉,但拭淚的動作還是被他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“你在哭嗎?”他迅速跑到她身邊,表情緊繃的盯著她問。

    她只猶豫了一秒便決定誠實以對,好免去讓他打破砂鍋問到底那段,最后弄得兩人都很累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有點想我爸媽?!彼?。

    他皺緊眉頭,卻什么也沒有說。他們倆都知道這是個無解之題,畢竟人死不能復生。

    “等我一下?!彼鋈豢詰?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她眨了眨眼,不解的看他一路走進衣帽間,然后大概過了十秒鐘后,又從里頭走出來,回到她身邊。

    “有個東西,我一直想找個適當的時機送給你?!彼氯岬哪潘?。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?”她好奇的問。

    他將她的手拉過去,打開,掌心朝上,然后在她手中放了個東西。

    她在他的手移開之后,看見一個粉紅色心型的絨布盒出現在自己手上,那盒子一看就知道是個飾品盒,里頭可能裝著戒指,也可能是項鏈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突然送我禮物?”她問他,想不出近來有什么特別值得紀念的節日。

    “打開來看?!彼皇欽餉此?。

    疑惑的看他一眼,她將盒子拿到眼前打開,然后整個人呆住——

    那是爸媽的戒指!

    “這并不是你爸媽的戒指?!彼檔幕傲釧布渥吠蛩?。

    “但這明明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拿著你畫的圖,讓銀樓重新打造的?!彼嶸?。

    她看著他,再看向戒盒中的男女對戒,而后又看向他,臉上滿是不懂的表情。

    如果他要騙她這就是爸媽被竊的戒指,他已經找到了,其實她可能也會不疑有他。但他做了一對仿戒給她,卻又明白告訴她那是仿的,他到底想做什么,她真的不懂。

    “我們當然不會放棄,絕對會繼續尋找你爹媽的戒指和其他遺物,但是他們的戒指永遠是他們的,而這是我們的?!?br />
    “我們的?”她依然不懂。他們不是已經有結婚戒指了嗎?雖然因為上頭的鉆石太大了,她怕弄掉不敢天天戴,但陪他出席一些正式或重要場合時,她一定都會戴著啊。

    所以這對戒指到底是——

    “和你爸媽一樣的戒指,用來延續你爸媽今生無悔的愛?!?br />
    “延續愛?怎么延續?”

    他深情款款的凝視著她,然后微笑回答?!壩晌頤橇├囪有??!?br />
    她恍然大悟,終于明白,眼淚也隨之溢出眼眶,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嘿,怎么了?如果你不喜歡那就不要,當我沒說過,我會把這兩個戒指拿去丟掉?!焙刈憂姹凰蝗宦淅嵯帕艘惶?,頓時心慌得手忙腳亂,想將她手上的戒盒拿走丟開,卻——

    “不要!”

    老婆頓時驚叫,又讓他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“老婆?”他渾身僵硬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愛你,老公,謝謝你,老公,謝謝你?!狽跤鎦鞫呀瞎忱?,伸手擁抱著他,既感激又感動的啞聲說。

    爸媽今生無悔的愛,由他們來延續。

    他怎么會想到要這么做呢?怎么會?

    “所以你……不討厭?”他仍有些不確定的問。

    “我很喜歡?!彼苯У酶?,更往他懷里擠了擠,希望自己能就此融入她懷中,永不分離?!靶恍荒鬮易齙惱庖磺?,老公,謝謝你愛我,我真的、真的覺得好幸福,謝謝你,謝謝你?!彼話旆ㄍO賂卸睦崴?。

    “唉,傻瓜,我們是夫妻,道什么謝?”他吻了吻她的發梢,然后說:“多說幾次你愛我就行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愛你,我愛你,我愛你,我愛你,我真的好愛、好愛你?!彼⒓創由迫緦?。

    “我也一樣真的好愛、好愛你?!彼賾Φ?,靜靜地擁抱了她一會,感覺她的情緒似乎平復不少后,這才開口道:“來吧,我幫你戴戒指?!?br />
    她點頭,從他懷中退了出來,然后看著他將對戒中的女戒戴入她右手的中指上。

    “換你幫我戴?!彼薪淶莞?。

    她接過戒指,幫他戴上。

    他低頭吻了她一下,然后深情地凝望著她說:“今生無悔?!?br />
    她笑著流淚,點頭應道:“今生無悔?!?br />
    然后,相約來世。

    *欲知賀家大哥賀子覺與易小憐的辦公追愛狂想曲嗎?請看花園系列1421菁英門之一《奉茶型男》

    *好奇賀家老四賀子路與凌未央的愛戀風暴奏鳴曲嗎?請看花園系列1436菁英門之二《心機大師》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閱讀: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://m.zwxiaoshuo.com/cht/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://m.zwxiaoshuo.com/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   本書目錄  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笑面賢夫~老二是老板最新章節 | 笑面賢夫~老二是老板全文閱讀 | 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