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
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 > 言情小說 > 娘子招人愛 > 第六章

cf手游免费领雷神永久:娘子招人愛 第六章 作者 : 莫顏

    將丫鬟搞定后,關云希雙手往胸口相交,兩腿交迭,直直盯著禇恒之,毫不啰嗦,單刀直入地問。

    “說吧!找我出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有了昨晚的事,褚恒之對她已經沒像先前那么訝異了,反倒覺得這才是她會做的事。

    露出真性情的她,哪里還有適才女兒家的溫柔賢淑?而是直率的、利落的,她在他面前,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性情,也不在他面前展現女子的嬌柔。

    “妹妹看來是性情中人,不拘兒女私情,哥哥我不禁懷疑,當初你怎么會為了我而投湖自盡呢?”

    “其實那一日,我是不小心落水,碰巧而已,哪知世人以訛傳訛,連累了哥哥,真不好意思?!?br />
    把丫鬟弄暈后,關云希便沒顧忌了,在褚恒之面前更加沒必要隱藏自己,反正他已知道自己是什么性子。

    她開始東摸西找,果然在柜子里找到個酒壺,將壺蓋拔開,放在鼻下一聞,一雙眼都亮了。

    接著她將酒杯擺出來,徑自倒酒,完全將這里當成自家馬車,一點都不客氣。

    “當時太激動,不小心打了公子,實在對不住,不如我以美酒當禮,敬你一杯,跟你賠個不是?!彼ξ鼐儔?,一點也不怕他。

    禇恒之冷然地盯著她,緩緩道:“這是我的酒?!?br />
    她一杯下肚,大贊?!骯皇嗆鎂?!”擺明了吃他的喝他的。

    “這可是你自己喝的,中了毒,別怨我?!?br />
    關云希臉色一僵,瞪大眼盯著他,“酒中有毒?”

    褚恒之的回答,卻是送上勾唇的迷人笑容。

    “沒辦法,為了湮滅昨夜的證據,最好的辦法便是讓對方沒有機會說話,你說是嗎?”

    關云希變了臉色,她盯著酒,又看向他,接著似是恍然大悟了什么,哼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這酒根本沒毒?!?br />
    “你確定?”

    “你要殺我,何必這么麻煩?更何況,咱們無冤無仇,你沒理由殺我,看不出褚公子是個愛說笑的人?!?br />
    關云希又倒了一杯酒,一口喝下肚。

    褚恒之將她橫眉瞪眼的生動表情看進眼里,嘴角不自覺地勾起,拿起酒壺,也為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沒錯,我若要殺你,是不需要這么麻煩,更何況,咱們不但無冤無仇,且還有婚約在身呢?!?br />
    關云希聽到這里,本想告訴他,自己不會向他逼婚,他愛娶誰就娶誰,但隨即想到什么,又立即打住,眼中閃過一抹狡黠。

    “褚公子找我出來,想必是為了查剿匪那件事吧!否則昨夜不會夜探義莊,今日也不會特地找我出來了,你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又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可多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憑什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馬上相信我,但你可以用自己的眼睛看、用自己的耳朵聽?!?br />
    “用我的眼睛看什么?又用我的耳朵聽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簡單,我讓你看、讓你聽?!彼低?,便立即拉開自己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禇恒之沉聲問,手中的扇子壓在她放在衣襟的手背上,語氣中充滿了警告,那模樣像是怕她強了他。

    關云希先是奇怪地看他,接著恍然大悟,感到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“閣下想看,我還不給看呢!”她將他的扇子揮開,一把脫下自己的外衣,露出里面的勁裝。

    原來,她在衣裳底下多穿了件方便行走的束袖窄服,她不但把外層的衣裳脫了,連頭上的釵飾也拔下,包括耳環和手鐲。

    外面的衣裳一脫,一個嬌滴滴的姑娘家,就成了利落的女英杰了。

    她嘴角勾著弧度,眸中熠熠生輝,對他道:“我換好裝了,換你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我要讓你看的、讓你聽的在另一個地方,你最好換個裝扮,或是改變個樣子,別讓人認出你是尚書府公子就行了?!彼車勒謐∧強槲誶嗑透?。

    “若是讓人認出會如何?”

    “因為我要帶你去的地方很危險,萬一出了事,千萬不能暴露自己的身分?!?br />
    褚恒之挑眉?!懊靼?,帶路吧!”

    “你不換裝?”

    “不必?!?br />
    她挑高眉?!暗絞蹦鬩淺鍪?,可別怪我沒事先通知你?!?br />
    見他不以為意,她也不再勸,她指明方向,待馬車出了城后,一直往山丘駛去。直到駛至山下,馬車便不能再前行了。

    兩人下了車后,關云希指著山頭道:“從這兒開始,咱們只能走路上山?!彼低晁贗?,不由一呆。

    站在她身后的褚恒之,此時已經戴上了銀白面具。

    見她呆呆地盯著自己,褚恒之勾唇淺笑?!胺城牘毓媚锪炻??!?br />
    關云希抿了抿嘴,收回目光,往前邁步,心下不禁嘀咕。

    她都忘了他還有一副面具呢!人家有備而來,她真是白操心了。

    不得不說,戴上那副銀白面具,既神秘又有氣勢,與他相較,她這身行頭反倒顯得寒酸,裝扮了半天,人家一張面具就比她威風多了,早知道她也準備一張面具來虛張聲勢。

    “等會兒不管發生什么事,你都躲在我身后,明白嗎?”

    “躲你身后?”

    他只說了這一句,她便明白了他的言下之意。論武功,她還比不上人家呢!

    “這里的地勢我很熟悉,由我領路,才不會迷路,更何況,我們等一下要去的地方,那兒的人對朝廷的人很是忌憚,恐怕會對咱們不利,而我知道如何擺平他們,交給我,才不會生出事端,明白嗎?”

    他一臉了悟地點頭?!懊靼??!?br />
    見他同意了,她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同意就好,要不是為了前世未完成的大業,她需要借重這位尚書府貴公子之力,為山寨弟兄們找出一條生路,否則她何必多費唇舌跟他解釋,當她愛出風頭呢!哼!

    山路崎嶇,若是步行上去,走到天黑都走不到,得靠輕功,于是她施展輕功,從這棵大樹躍到那棵大樹,從這塊大石跳到另一個山丘上。

    沒有其他人在場,她恢復了本性,一身輕裝,在山林石川間飛躍,后面的禇恒之跟著她,見她身輕如燕,在林中迅速跳動,心中不禁驚訝。

    雖然已知曉她的另一面,但對他來說,越是接近她,越覺得她像迷一樣,每見一次,就多一次驚訝。

    眼前的她與眾人繪聲繪影形容的關家姑娘完全大相徑庭,雖感到意外,但他心里很清楚,自己其實很高興知道,真正的關云希并不是手無縛雞之力的閨閣小姐。

    他勾起唇,緊盯著她的俏麗身影,跟上她的步伐。

    兩道身影在林中快速起落飛躍,若從遠處瞧去,只能見到兩個快速的黑影,好似一雙飛雁前后起舞,成雙成對。

    關云希躍過一個山頭后,落到地面,從另一條密徑進入。

    這里的路,她閉著眼睛都能走。

    狡兔有三窟,當初歸順朝廷時,她留了兩手,當初朝廷攻占的并非他們山寨的大本營,而是他們臨時找的地方,因此發現這是一個圈套時,弟兄們才有機會從事先想好的退路逃走。

    現在她帶禇恒之來的也只是其中一處罷了,而其實她故意繞路,這處若沒人領路,是不可能識得路的。

    進入曲徑小道后就快到達山寨的地盤了,便會引起守山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待走了幾步,她突然想到什么,正想回頭叮囑褚恒之,不料同時聽到后面的聲音。

    她心下叫糟,趕緊返回,果然見到地上出現一個大洞,她往洞口望去。

    “褚恒之!”她喊道。

    洞里黑暗,瞧不清是什么情況,她要說的便是警告他小心陷阱,正打算跳下去救人時,身旁卻傳來悠哉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兒呢!”

    關云希怔住,回頭看向一旁,褚恒之好好地站在那兒,根本毫發無損。

    褚恒之道:“還發什么呆,走吧!”說著轉身率先踏步而去,哪里有驚慌失措的樣子,倒像是出外踏青。

    關云希抿了抿嘴。

    呵,她多慮了,這點陷阱人家根本不當一回事,她倒是小看了他。

    她站起身,跟上他的步伐,與他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接下來的路上,褚恒之也不問她還有哪些陷阱,似乎毫不擔心。

    既然他不問,關云希也不雞婆,倒要看看他有多少能耐。

    當兩人快要接近下一個陷阱時,她故意放慢腳步,讓他先行,等著看好戲。

    她一雙眼在后面盯著,心里數著,一步、兩步、三步……眼看他的腳就要碰到隱藏在草從里的那條線,他突然停步,回頭瞅向她。

    關云希一臉正經地望著他,甚至還用疑惑的眼神詢問他,故意裝傻,心下卻驚訝,難道他察覺了?

    說時遲、那時快,他突然出手,一把握住她的腰,往旁閃去,及時躲開上方猛然罩下的鐵網。

    真是千鈞一發,若非他及時發現,將她帶開,兩人已經困在鐵網中了。

    由于事態緊急,因此他沒多想,抱著她便閃身,這時才發現兩人的身子竟貼在起,懷中的嬌軀意外柔軟,一點也不似練武人的硬實,而她的腰竟比看起來的更纖細。

    禇恒之感到尷尬,低頭看她,本以為也會瞧見她一臉尷尬,卻只瞧見一張專注的小臉瞪著鐵網,彷佛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關云希十分意外,她記得這里明明沒有設下鐵網,難道在她死后,老二和老三他們加設了陷阱?

    她盯著鐵網,發現上面還加了倒勾小刺,不楚皺眉。

    若是適才被罩住就會被這些刺給扎到,勾進肉里,里面的人越是掙扎,就越是皮開肉綻。

    她眼神一黯,這是誰的主意?

    褚恒之察覺到她盯著鐵網,面色有異,低聲問,“有何不妥?”

    “這個陷阱是多出來的,以前沒有?!彼?。

    他怔了下,接著指向不遠處的那條絆腳線?!澳歉瞿??也是多出來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,那個本來就有——”嗯?關云希頓住,眼珠子瞄向一旁,對上他瞇細的墨眸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知道那里有陷阱?!彼撓鍥馕渡畛?。

    她嘖嘖稱奇?!霸趺茨憒髁嗣婢?,看得還是那么清楚?”

    現在討論的是面具的問題嗎?是她知而不言的問題吧!

    褚恒之火大地瞪她?!澳恪?br />
    “噓!”她捂住他的嘴,猛然將他推倒。

    面具后的那雙墨眸,瞅著這個把自己推倒、趴在他胸膛上的女人,她的氣息近得如此曖昧,卻用嚴肅的表情警告他,示意他別出聲。

    這下子,兩人根本就是貼在一起了,她的身子壓著他,而他的手還摟著她的腰,這曖昧的姿勢令他頗不自在。

    褚恒之想起身,卻被她壓得更緊。

    她甚至瞪他一眼,“這時候你也不看看情況,安分一點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這位姑娘,他正是看這情況不妥,才要避嫌,到底是誰不安分?

    不過看這情況,想太多的似乎是他,趴在他身上的女人根在沒注意到兩人親密的舉止,她一雙專注的目光正盯著前方。

    這樣的她,就像一只美麗的野獸,匍匐在暗處,等待狩獵目標出現。

    他盯著她,那專注、堅決的神情,讓原本精致的臉部線條增加了一種美艷,感受到捂在嘴上的手掌也同樣柔軟。

    這明明是很親密的動作,但她做起來卻很自然,甚至一點尷尬的局促也沒有,只有一臉的嚴肅。

    有人來了。

    她用口形告訴他,他只好暫時不動,就這么維持兩人之間咫尺的距離,把注意力放在周遭,同時心下奇怪,倘若有人來,為何他沒發現?

    或許是她的神情太有把握,因此他暫且耐心等待,過了一會兒,他便瞧見了。

    果然有人,這人卻是從土里冒出來的。

    褚恒之心中驚異,沒想到會有人從地里鉆出來,更沒想到那處有地道。

    那兩人來到鐵網處,看來是發現陷阱被觸動,因此受命過來察看。

    關云希能夠發現,正是因為她對這里很熟悉,聽到了地里傳來的細微聲音。這聲音外人認不出,只有熟知地道的山寨人才知曉。

    猛然,身上一輕,他胸膛上已無人,因為那女人再度連個招呼也不打,就沖出去,讓他連阻止都來不及。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   本書目錄  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娘子招人愛最新章節 | 娘子招人愛全文閱讀 | 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