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
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 > 言情小說 > 意遲 > 第十章 恐怖平衡

cf手游老王八:意遲 第十章 恐怖平衡 作者 : 樓雨晴

    宿醉醒來,酒疹雖退了許多,脹痛的頭仍是難受。

    余善舞自己爬起來倒了杯水,環顧帳棚一圈,只看到盤腿坐在一旁看早報的兄長,見她醒來,慢吞吞折好報紙,朝她勾勾手,那姿態頗有守株待兔意味。

    “云開呢?”她坐起身問道。

    不錯嘛,還記得男友。

    “在外面升火煮粥?!庇嗌頗被氨?,掄起拳頭,二話不說便朝她兩側太陽穴按壓,使勁地按、往死里壓!

    他的拳頭,從昨晚就硬到現在了!

    “啊啊阿啊啊——會痛啦!扮你干么啊——”慘叫掙扎。

    你也知道會痛?昨晚一伙人差點被你給玩殘了。

    他松開手,嘆氣?!澳闋約核盜聳裁?,通通都忘光了?”歷年來一向如此,酒后牢騒吐一吐,隔日醒來腦袋跟全新的一樣,話都不記得半句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什么?”她揉揉腦門干笑,看兄長陰惻惻的表情,心里浮現不大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“你猜?”他涼涼地回她?!拔蟻攵枷氬壞?,會從你口中聽到他的名字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不是吧?!她頭皮一麻。

    這會兒,連僵笑都掛不住,整個表情崩壞到不知該怎么擺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也知道,那個死都不能說的秘密是什么?!彼夥從?,完全是不打自招,坐實了昨日絕非酒后胡言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云開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當然聽得一清二禁。他有心幫你圓場,當成醉話來處理,你聰明的話就順著他給的臺階下,但是心里不能沒有底,聽得懂我的意思嗎?”

    “懂……”她惶惶然,心不在焉地點頭。

    正事說完了,余善謀緩下神色,接下來是兄妹時間。

    一張手,將她撈進懷,心疼地拍拍腦袋?!氨康?,為什么不讓我知道?”

    居然這么能藏,一藏藏這么多年,而他居然一點蛛絲馬跡都沒看出來,他要是早知道,至少能避免一些無心之舉往她傷口上踩?!澳閎夢揖醯?,我這個哥哥當得很失敗?!?br />
    “干么這樣講?這又不是你的錯……”

    她是不想造成他的困擾,他又怎么會不知?!拔乙恢幣暈?,我們是沒有秘密的?!?br />
    從小到大,她什么心事都會跟他分享,頭一回被她鐵了心隱瞞,沒想到滋味會如此難受?“答應我,這種事別再有下一回,好嗎?”

    “二哥,對不起?!彼倉?,自己多少傷了哥哥的心。

    “傻丫頭?!彼閃慫墑?,正色望住她?!澳閔說降?,不止哥哥的心?!被褂性瓶?,那個男人也傷了。

    他滿心以為,他們相知相許,全心全意為她付出,被她這樣狠狠打臉,哪能不痛?

    昨晩,他問他:“我是不是錯了?”

    那樣迷茫痛楚的神情,他是看在眼里的,那是真的傷到了,才會對自己產生質疑,因此他才覺得,就算云開有心將這事輕輕帶過,他也不能不讓她知道。

    “你把之寒擺在心底,那云開呢?他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也不知道……”她能對全世界的人說謊,卻沒有辦法對最親愛的家人說謊。她不知道云開在哪個位置,一開始,只是覺得這個男人很好,她喜歡他,跟他在一起應該會幸福,他以前也跟她說過,情人最終也是會變成親人。

    她沒有想到,他會給得這么多,多到讓她覺得……受之有愧。

    “你對著我,答不出來沒關系,但是對他,不可以?!彼匭胍酪桓齟鳶??!靶∥?,哥從來沒有干預過你任何事,對不對?從小到大,不管你作什么法定,我只能從旁給你意見,不曾強勢要求你照我的話去做,因為人生是你在過的,就算交錯男朋友也是一樣。就這一次,你讓哥替你決定一次——選云開。你找不到對你這么好的男人了,錯過他,即便未來能再有別人,他也會是你心頭最深的遺憾?!?br />
    “好?!彼蛔〉氐閫??!昂?,我聽哥的——”

    二哥說的話,從來不會錯,她相信,這一次也是。

    女人耍起無賴來,比流氓還流氓,他算是見識到了。

    原本,邵云開在熬粥,攪拌了一下鍋底,一邊注意火勢大小。

    他一動,她就跟著挪角度;他去拿鹽巴,她也跟著挪,他再瞎也難當沒看到。

    “你干么?”屈膝的姿勢,完全copy清宮妃子的行禮宮儀,禮數十足。

    “聽聞臣妾昨兒夜里貪杯誤事,御前失儀,自行前來領罰?!?br />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你很胡鬧?”酒量那么差,還會起酒疹,這樣也敢喝。

    然后這廂扯祉袖子撒嬌,那廂隨口一句“回去蹲冷宮”,就這么云淡風輕了。某人嚷嚷“頭好痛”時,另一個某人居然還溫柔幫她揉按穴道。

    事情,看似就這么淡淡揭過,風調雨順,海晏河清。

    回來后的那晩,反而是余善謀失眠了。

    趙之荷夜半醒來,探不著枕邊溫度,撐眸望向靜立在陽臺的丈夫。

    身后纏抱而來的溫潤軀體,促使他回眸,給了妻子一記溫存笑意。

    “還在想小舞的事?”

    “沒辦法不想啊。以前只隱約感覺到,他們的步調似乎不大一致,有點——嗯,該怎么說呢?剛開始,是小舞配合云開的步調,后來,是云開配合著小舞配合他的步調?!倍衷詰腦瓶?,好像配合得有些力不從心了。

    趙之荷想了一下?!壩械閎瓶諏?,但我聽懂了?!?br />
    “老婆聰慧?!?br />
    “你比較聰明?!彼險嫻贗∷?。這么微妙的繞口令,她只能聽懂,他卻是可以一眼看穿,洞燭人心,見微知著,是她見過最聰明的人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指腹輕輕撫過妻子眉眼?!八蕩┝?,小舞缺的,也不過就是這個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?”這句她就沒聽懂了。

    迷戀。

    一個女人,看著她的男人時,流溢在眼底眉間,全然的崇拜與狂熱,好像全世界的光,都聚焦在她眼底。

    云開一開始可能還不會發現,日子久了,怎么可能不知道?眼神的溫度,是人心能探測到的。

    這一點,也是他一開始態度多有保留的原因。但云開對小舞多好,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,小舞也是個知好歹的,于是拼了命想回報,就像想動醫美手術的事、就像挖空心思為男友慶生的事。

    他結婚之后,小舞就自動把家里的財政大權交出來給嫂嫂,并且很有志氣地說:“都這么大了還要哥哥養,會笑死人的?!?br />
    他們搬走之后,就更難照應周全了。

    這妮子幾兩重他知道,想寵男友也不是不行,小倆口要怎么過生活,他不好過度干預,本想就默默塞點零用錢,別讓她吃太多泡面,可每一趟回去,冰箱里永遠塞滿新鮮食物,根本餓不著她一餐半頓,而且每見她一次,非但神清氣爽、不見消瘦,反而好像又更滋潤了。

    云開真的把她照顧得很好,既滿足了她心靈上的訴求,也沒讓她虧待到自己半分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覺得,她與云開在一起,會不幸福。

    如果這個男人不夠好,不慎弄丟了,頂多再找下一個,怕就怕,沒下一個了。

    小舞以前總說,他鐵口直斷,料事如神。其實不是,他只是多留了點心眼,會去觀察別人沒留意到的枝微末節,這世上不會有人比他更懂自己看到大的妹妹,他知道她需要什么、適合什么樣的男人,從她歷任男友的談吐、氣質、小動作……等等,

    就知道這個男人適不適合她。

    他甚至會去查對方的底細,早早就透過趙之寒向他舅舅探底,如果連前岳丈都對他的操守贊不絕口,對離婚一事只覺惋借而無半句微詞,那樣的人品,又何庸置疑?

    她的歷任男友,他都會問:你喜歡她什么?

    每個男人的答案不盡相同,如果說那句“愿蓋金屋以貯之”的人是邵云開,那他相信對方真的會做到;反之,邵云開那句“她讓我學會了笑”,若從別的男人口中說出來,他也只會塞一本笑話大全過去,告訴對方:“買書會比交女朋友更待合經濟效益?!?br />
    重點從來都不是對方給了什么答案,而是對方用什么樣的態度去回答這個問題,年過三十之后,才真正讓他懂得笑的女人,那惜之重之的珍愛之心,又何須再多說?

    這樣的男人,連他這個旁觀者都覺得難得,小舞是當事人,云開給的點點滴滴,不是任何一個男人都能追平的刻度,那些都會在日后,成為一聲聲嘆息,一個個畫不完整的圓。

    他希望妹妹夠聰明,別輕易放手,讓這個人從生命中錯失。

    趙之荷啟了啟唇,看他一眼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你想說什么?說啊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你們男人,把愛情看這么重嗎?”她還以為,只有女人會把愛情當成全世界?

    當初二話不說就搬到她附近,可見對方有多看重小舞,一旦發現沒有愛?就舍得什么都不要了?

    “這不好說?!斃娜羯說煤萘?,還有什么舍不掉的?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終于后知后覺,察覺妻子神情有異。

    他們說的是小舞和云開,她一臉糾結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我、我沒……”她也沒有說過愛他,當初他也走得很堅決。

    用盡手段把他拐回來,直到今天,她也沒真正深入去剖析過,自己硬是要將他留在身邊,到底是為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只是覺得,有他在,天塌了都不怕;有他在,不覺孤單;有他在,就有人愛;有他在……反正只要他在,就好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不夠明確的感情訊息,會讓男人有這么大的陰影面積,甚而舍掉一切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沒聽清楚,他傾耳細聽。

    此舉似是惹惱了妻子,一轉身便徑自回房,當著他的面關上紗窗,拉上窗簾。

    被擋在陽臺外的男人,一臉莫名,不知他們家女王,今天鬧的是哪門子別扭——

    “我沒有不喜歡……”

    蛤?

    “……我……”什么你?

    一頓,悟了。額心抵著窗框,低低地、無聲地笑了出來,但絕不能被聽到,否則今晚真別想進房了。

    “笨老婆,我知道?!彼氯岬?,輕聲道。就算她得隔著窗紗,才能羞惱地說出口,他還是知道。

    這個一板一眼、有點慢熱、但是長情的女人,很愛他。

    然而感情一事,并不是有心經營,就能從此圓滿幸福,愈是小心翼翼、步步為營,就愈是力不從心。

    疙瘩已經烙下,就算彼此刻意裝無知,焰痕仍是在的,她知,他也知。

    她知,所以心里頭虛,在各方面也就多有退讓、遷就。

    他知,所以她想補償,他也就受著,讓她心里好過些。

    他們之間,處在一種微妙的恐怖平衡中,像是牽著手踩在冰河上,一步、一步如履薄冰走著,護持表面上的相安無事。

    周末,兩人原本相約看舞臺劇,都買好票了,她突然說才藝班那里臨時要調課,周末大概去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嗯?!蹦鞘閉ㄗ⒃誑匆環萘俅彩笛楸ǜ?,也就沒分神給予太多回應。

    她一整晚不大敢吭聲,直到睡前,才小小聲問他:“你生氣啰?”

    他想了一下,才領悟她指的是舞臺劇的事?!拔裁匆??”這又不是她的錯,工作上的變動,能有什么辦法?

    “你今晚話很少?!?br />
    “在想工作上的事而已?!本退闥嫻納?,她站得住腳,有什么好低聲下氣?

    這已經不是第一次,他發現,她近來說最多的就是——“云開,你不開心嗎?”、“云開,你在生氣嗎?”、“云開,你怎么了?”……

    他不喜歡這種感覺。

    她在乎、正視他的感受,那很好,但若過度,只會讓她失去自我,只以他的情緒為中心,而沒了自己的喜怒哀樂。

    他默默回想,才猛然驚覺,那不是現在才開始的,她好像,一直都是如此,只是過去表現得沒那么明顯,而今,卻是明顯到他想忽視都沒有辦法。

    若嬙生產那回,他爽了她的約,雖然她嘴里沒承認,但后來去用餐時,以她的進食量判斷也知道,那晚她一定什么也沒吃,挨著餓在等他。

    識大體的女人,不會去計較他為了生死大關的事放她鴿子,但脾氣再好,對男朋友嬌嗔抱怨個幾句:“老娘等你等得快餓死了”,那也無可厚非。

    可是她沒有。

    他當初是看成,源自于愛而來的包容。

    后來想動醫美手術,他可以再欺騙自己,那是女為悅己者容。

    可是答案,他其實比誰都清楚,小舞不是那種會為了愛情改變自我的人,她比誰都瀟灑豁達,不適合,一拍兩散便是,不需要為了一個男人,屈就迎合,變得連自己都不是。

    那么,是什么讓她變成今天這樣,謹慎、遷就、甚至有些卑微地去討好他,不敢有太多自己的愛怨嗔癡?

    ——因為對他心里有愧,她知道自己虧欠他。

    可是這真的是他要的媽?

    很多事情,一旦找到線頭,就像抽絲剝繭,一道接著一道、一絲接著一絲,一一在眼前明朗起來。

    他那時搬過來,感受到的,不是女人被嬌寵珍愛的喜悅,她那時的反應,是受之有愧,以致后來,在余家的搬家決議中,她留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走?他為了她而來,她怎么走得了?

    他們的感情,就如同搬家一事,不管她后來怎么想,已經是想走也走不了,她的步伐被他綁死了。

    站在他的角度,無論做什么,都是他自己歡喜甘愿,從不曾有過“我為你做盡一切”的想法,可是承受的人,又怎么可能沒有一絲壓力?尤其她那樣的個性,他付出的一點一滴,都會成為她心上最沉重的包袱。

    這是變相的情結勒索。

    真諷刺,原來到頭來,他一直在對她感情綁架,可是自己卻從無自覺。

    他知道他們不能再這樣下去,在這種不健康的感情狀態下,她不自由,他也不會自在。

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他接到一通來自美國的電話。

    那一天,他看著越洋傳真而來的資料,良久、良久——

    那份傳真,他始終沒有告訴她。

    它被擺在抽屜的最底層,不開啟,也不曾扔棄。

    下班前,走著走著,不覺便來到行政大樓,秘書室的女職員認出他,迎上前來?!罷椅頤敲厥槌ぢ??她正在開會呢?!?br />
    他點點頭?!懊還叵?,我等她?!?br />
    等了半小時,呂若嬙開完會走進辦公室?!澳閼椅??”

    “嗯。先恭喜你訂婚,結婚那天我可能不方便去?”為了避免造成她的困擾,還是禮有到就好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擺在桌上的禮盒,點點頭,禮和心意都受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和未來婆家,關系還好嗎?”

    “還好。老人家,多哄哄就沒事了?!幣圩鋈?,她八面玲瓏起來也是很有手腕的,這點他倒沒太擔心。

    “你來,應該是還有其他的事吧?”

    不愧是相識多年,眼色隨便一掃,就知道他有話藏在舌尖沒吐完。

    他沉吟了會,終究還是問出口:“你那時候,為什么那么堅定要離婚?就因為我們之間沒有愛情?”

    可除此之外,他們一切都好,個性契合,也沒有相處上的問題,就只因為一個“愛”字,便能決定一段婚姻的生死?

    呂若嬙挑眉,他會問這個,有些在她意料之外?!安皇俏頤敲揮邪?,是你不愛我,我不曾說過我不愛你?!?br />
    他一頓,苦笑?!拔也恢?,你從來沒說?!痹?,終究還是他辜負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也沒問啊?!?br />
    對,他沒問。她說他們沒有愛情,他便以為,她遇到真正兩心相許的愛情,無法再滿足于只有溫情的平淡婚姻,從來沒有想過,她是因為等不到他的回應,才會轉身走開。

    當初沒問,而現在會問,或許也只是想知道,她毅然決然舍棄一段婚姻時,究竟是在想什么?這需要的不只是勇氣而已,還有承擔割舍時,一刀劃下去的痛楚。

    他舍不下,他找不到理由,讓自己去挨那一刀——一個讓他再痛,都認為值得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你或許認為,我們那樣很好,你盡了身為丈夫應盡的所有職責,我應該沒有什么好不知足的,但是云開,你沒有資格,要一個女人放棄愛與被愛的權利,這兩件事一樣重要。既然你愛不了我,那么我就去找一個愛我的,然后讓自己也愛上他,這比在原地兩人拔河,不上不下熬一輩子的僵局來得好?!?br />
    是啊,這就是答案。

    他現在,何嘗不是處在一道不上不下的僵局中?總要有一個人,有勇氣打破僵局,彼此才有未來可言。

    她一句話,便戳進心里,教他辯無可辯——你沒有資格,要一個女人放棄愛與被愛的權利。

    小舞給了他機會,但是既然他沒有辦法,讓她像愛趙之寒那樣地愛上他,就應該放手,讓她去找另一個愛她、而她也能夠去愛的人,誠如若嬙所言,愛與被愛,這兩件事都一樣重要,只是被愛、而無法去愛的人,就算能夠相守一生,她心里也永遠會有一道填不了的缺口。

    就像,過去的他。

    如果沒有若嬙當初的智慧,他們或許做了一輩子的夫妻,即便被人深深愛著,他也一輩子都不懂什么是從心而至的快樂。

    他要小舞也變成那樣嗎?被太多人情債綁著,無法真正做自己?

    “謝謝你,若嬙?!彼齠鶘?,一個大步上前,快速地抱了她一下,真心實意地又說了一次:“謝謝?!?br />
    直到今天才真正明白,當初,不是他成全她,而是她還他自由,讓他可以任性任情地去愛。

    要放掉一個真心所愛的人,選擇自行轉身走開,那需要多大的勇氣?若嬙可以做到,他也可以。

    他知道,自己該怎么做了。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   本書目錄  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意遲最新章節 | 意遲全文閱讀 | 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