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
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 > 言情小說 > 青梅受寵若驚 > 第十章

cf手游吃鸡最佳灵敏度:青梅受寵若驚 第十章 作者 : 簡薰

    恩茱很快就會過來道歉的——雷謙不知道自己哪來的自信,但就是很理所當然的這樣認為。

    她會過來說,是她沒想清楚所以擅作主張,考慮過后,還是覺得應該替他多想一些,所以決定不去念書。

    她會過來說,其實仔細想想,她還是比較想待在他的身邊等等。

    至于他,他是大男人,當然會包容這個小女子一時迷糊的決定。

    恩茱今天就會過來,或許是等一下,或許是晚一點,總之,她撐不過今天,雷謙這樣想著,不知不覺就睡著了,第二天是星期六,他在家里賴了一天,每三十分鐘就看一次手機,或者跑去電腦前看看有沒有MSN離線訊息,結果是都沒有,第三天,就在他覺得自己可能忍不住的時候,手機終于響了。

    雷謙放下心中的大石,拿起電話,準備表現男人包容的大度……

    清了清嗓子,他房間壓低聲音,小心別上對方聽出來他對這個電話的期待,“喂?!?br />
    “雷謙,是我?!?br />
    我知道。

    “這兩天,我想了很久?!?br />
    北鼻,我就在等你想清楚啊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可以理解你為什么要我留下來,可是我想你一定不懂我為什么堅持要去,所以地論如何,我至少要跟你說清楚?!倍鬈鋃倭碩?,“我希望我的人生除了愛你這件事情之外,還有別的專長?!?br />
    他不自覺地從沙發上坐起,臉色也漸漸變得嚴肅。

    “我除了是愛你的童恩茱,也是個獨立的童恩茱,決定留學后,爸爸媽媽都很替我開心,當時我才發現,原來他們一直知道我喜歡你,也知道當初沒有填臺大不是筆誤,是想跟你念同一所學校,對你的一切,爸媽都看在眼里,只是因為愛我,所以什么也沒說?!?br />
    她的語氣有著他沒聽過的堅定,而電話的內容似乎也跟他幻想中的背道而馳,男人漸漸覺得有點不妙。

    恩茱頓了頓,“去補習班報名那天,媽媽說了一句話,恩茱,去看看世界多大,媽媽支持你。我后來才知道那句支持是什么意思,從小到大,我不是想讓爸媽開心,就是想讓你開心,連我也想不起來做什么事情是因為自己高興,但我現在找到了,去國外念書的的確確都是我自己所希望的,不是為了討誰開心,而是因為我自己喜歡,自己想這么做,而不是為了誰這么做?!?br />
    雷謙再怎么樣也懂她的意思了,他們的感情沒有改變她的決定。

    這讓他覺得有點受傷,也有著難言的惱怒——雖然他很不愿意,但在聽完那些話之后,他完全無法再反駁她,或者留住她,感覺她就要飛走了,飛出他的掌心,到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呢?”

    “兩年后,好不好?”恩茱語氣有著堅毅,也有著懇求,“最多三年,你當完兵,我正好念完書,很快的?!?br />
    是他的計算方式跟人家不一樣嗎?為什么他會覺得兩年很久?久到連想都覺得很累。

    恩茱說:“我只是不在臺灣而已,但是我們講過的話我都記得?!?br />
    他也都記得,雖然順序沒變,時間表沒變,卻多了不確定因素。

    她這兩年會跟成裕天一起待在紐約求學,那個小白臉兼黑社會——外交官世家出身,身材修長,長相斯文,說話有條不紊,思緒條理分明,雷謙不得不承認,那家伙的條件真的很好,往聯誼場合一站,絕對有大把女孩子搶著認識留電話,加上他跟恩茱又那么親近,異鄉生活之后日久生情再容易不過。

    只是她話都已經說成這樣,再怎么樣他也知道是留不住她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時候的飛機?”

    “七月五日?!?br />
    “這么快?”

    “那邊還有一些手續要辦,所以要早點過去?!倍鬈锍僖閃艘幌?,“你會送我去機場嗎?”

    “不會,我們下次見面就是我當完兵?!崩濁撤⒁壞?,“順便告訴妳,等妳出國后,我就要去西門町釣妹妹,猛參加大學女生聯誼會,去夜店混,交很多女朋友,氣死妳?!?br />
    他不是講氣話,他是講真的。

    兩人相處多年,他相信恩茱聽得出來他的意思——兩人的戀愛時間就此停止,兩年后再見,至于這中間,他不會管她,她也管不著他,各自生活,至于以后……以后再說。

    恩茱后來又說了什么,他也不太記得,反正后來就是掛了電話,他躺在沙發上發呆了一個下午。

    畢業典禮那天,他遠遠在人群中見到她,抱著一束花,正跟童爸童媽還有恩浩照相,他知道只要自己走過去,他們之間就算和好了,兩年的空白就會有一種約束存在,但不知道為什么,他的腳就像有千斤重,怎么樣也走不了。

    正當覺得好像有那么一些力氣的時候,一群學妹卻圍了上來。

    “學長跟我們照相啦?!?br />
    沒問題,這邊是嗎?笑!

    換臺相機,依然是標準笑臉。

    “系上有活動的時候學長要回來看我們喔?!?br />
    沒問題沒問題,雖然他的女友要飛走了,但他可還是人氣王子,學妹的夢中情人呢,當然要恪盡招牌的責任。

    “大家一起照相吧,小寶,阿況,快點過來,要拍小組成員家族照?!迸遒荒米漚羌芄潭ㄏ嗷?,一臉快樂的說:“來,全部看這邊,紅燈閃的時候要C喔?!?br />
    按下按鍵,匆匆跑到旁邊,一群人一起,“C~~”

    于是,當恩茱好不容易鼓起勇氣過來時,就看到這樣笑容燦爛,旁邊一堆女生的雷謙,靠在他身邊的,就是她生日那天,與他在麥當勞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夏末的時候,雷謙接到了兵單,報到前夕,自己跑去剪了個小平頭,以茲慶祝人生的另一個階段開始。

    大概是聽多了當兵的苦事,有了足夠的心理建設,他反而覺得一切都還好,跟同袍們也都相處愉快。

    快年底時接到媽媽寄來的信,雷識洗澡時的照片,白白胖胖的,對著鏡頭直笑,跟他流著相同血液的小嬰兒——他突然覺得自己該回去看看弟弟,于是趁著休假,回到南投的雷家民宿。

    爸媽見到他當然十分開心,左看右看半天后,才想起該讓兄弟見一下面,趕忙帶雷謙進嬰兒房。

    整個房間都是小鴨黃,雷識白白胖胖的躺在嬰兒床上,嚶嚶出聲。

    “媽,他是不是肚子餓了?”一直發出聲音。

    “在撒嬌啦?!崩茁櫳ψ漚ΡΡ?,“你們兄妹小時候都一樣,看到人來就會出聲?!?br />
    果然,弟弟一被抱起來就好了。

    雷媽哄著小兒子,“對了,那個柜子打開,里面有你一些信跟電話的留言,雨萱回臺北家里幫你整理帶來的?!?br />
    雷謙打開怞屜時才知道,為什么媽媽會特別跟他說。

    好大一疊~~廣告信,招生信,會員招募~然后有一封手寫信。

    美國的郵戳,但不是恩茱的筆跡。

    打開,紙上只簡單寫著“打電話給我,成裕天”,下面是一組電話。

    真是令人不爽的名字。

    他為什么要打國際電話給他呢?聽他炫耀與恩茱的紐約留學生涯嗎?雷謙看了紙條一眼,壓抑內心的酸意,整封往垃圾桶丟。

    為了避免心情糟下去,他決定去開信箱看看郵件。

    數量比他想像得多,同學、學弟妹、球隊隊員,佩倩把那天的畢業照寄給他了,照片中的他看起來非常帥氣,眾人簇擁下看起來英姿煥發,完完全全展現校園王子的最佳風采。

    雷謙看著照片,內心“哀”一聲,一定沒人知道當時的他內心在滴血。

    十幾張照片看到最后,佩倩加注了幾行字。

    前幾日回學校拿推薦書的時候,遇見文學系上的陳宜芳,問我們是不是在交往——西洋情人節那天她看到我們兩個在麥當勞“打情罵俏”,重點是,跟她約在麥當勞的人是童恩茱。

    雖然你從大一起就否認跟她交往,不過女性的直覺告訴我,還是跟你說一下比較好。

    雷謙完全無言了。

    他清楚想起自己是怎么跟恩茱說的,“我不是故意要放妳鴿子,我們實驗出了問題,全部的人都回去補做數據,下次補請妳?!?br />
    說是這樣說,卻讓她看見他與別的女孩子出現在麥當勞,那個叫什么陳宜芳的居然會以為他們在交往,應該是兩人在搶電話的時候。

    想到恩茱的心情,男人的心一下痛了起來,雖然都過去了,但他很想告訴她,他真的是為了實驗,他們只是出來買東西吃——如果那時沒有賭氣,有去送恩茱就好了,那么他至少會知道她的電話……啊,紙條!成裕天的紙條!

    男人一下站了起來,往爸爸的辦公室跑去,不過才一個多小時的電郵時間,垃圾桶居然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“爸,房間的垃圾呢?你倒了?”

    “你丟了一堆信,垃圾桶都滿出來了,不倒難道還留著?”

    雷謙急了,“你倒去哪?”

    “后面?!?br />
    所幸“后面”只是自家后面,兩包垃圾而已——雷謙一邊翻著垃圾一邊想,自己這樣子絕對不能讓別人看見,那張紙條到底在哪里啊……

    找到了!成裕天的紙條。

    還好,字?;骨宄?,雷謙想也不想就直接拿起手機撥了過去,“我是雷謙,去當兵了,現在才看到信?!?br />
    對方“哦”的一聲,“你最近好嗎?”

    “很好?!?br />
    “當兵很辛苦吧?”

    雷謙忍耐的回答,“還好?!?br />
    快點說重點,他從臺灣打電話去美國,可不是為了聽對方問自己的軍旅生涯的辛苦與收獲。

    “我很意外你會打給我,畢竟那封信已經是幾個月前的事情了?!背稍L燜坪踉誑悸親糯氪?,“那封信是我太沖動了,我不該就這樣冒昧的寫信,很抱歉,請當作沒這回事?!?br />
    “可以告訴我為什么會留號碼給我嗎?”

    “因為轉機的關系,我跟恩茱在新加坡停留了幾個小時,小聊了一會,我突然覺得她很可憐,想跟你解釋一些事情,于是就有了那樣一封信,但現在我已經想清楚了,我跟她之間光明磊落,毫無不可對人言,如果你們之間有問題,那不該是我的關系,所以我現在沒什么好說?!?br />
    恩茱為什么可憐?他又想解釋什么事?

    男人不得不承認,這個人很懂說話的方法——任何人聽完這種話,都很難不去問個清楚。

    這個成裕天是要他低頭,他得虛心請教,地球另一端的他才會把自己想知道的事情說出來。

    “恩……恩茱最近好嗎?”

    成裕天官腔的“喔”了一聲,“這個問題我恐怕無法回答,因為我很久沒見她了?!?br />
    “你們……不是一起出國念書嗎?”

    “我很羨慕你,真的?!?br />
    怎么突然又說起這個?雷謙不太明白他所說的羨慕是什么,是恩茱的感情嗎?還是……

    “你的愛情很容易,得來容易,維持也容易,只要坐享其成,接受恩茱的付出就好了,女友的想法不重要,女友的意愿也不重要,女友的夢想更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的感覺,你說的話就是圣旨,她只能謝主隆恩?!背稍L煨α誦?,“我想,全天下的男人都會羨慕你這種談戀愛的方式?!?br />
    雷謙臉一陣紅一陣白,心中明明知道他在損自己,但卻無法反駁。

    畢業前跟恩茱吵架時,他都一直覺得自己理直氣壯,直到入伍后跟同袍聊天說起各自的家庭或者感情,甲說起自己的女友好嬌貴,什么事情都不肯做,乙說自己的女友很任性,什么事情都要聽她的,然后他很不愿意的承認,他,雷謙,一個二十二歲的大男人,嬌貴又任性,什么事都不肯做,什么事都要聽他的。

    “恩茱在機場苞我說你反對的原因之一是對我有……”成裕天選了一個溫和的字眼,“成見。你真的誤會大了,我跟恩茱是出國念書,但不是‘一起’出國念書,我的學校在洛杉磯?!?br />
    雷謙只覺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。

    洛杉磯?這個小白臉不是去紐約是去洛杉磯?那個位于美國西岸,與紐約有四個小時時差的地方?

    “我們只是一同到新加坡轉機而已,因為新航正在做雙人套票促銷,計算過后,這是最省機票錢的方式,另外我想說,謝謝你這么看得起我,能夠讓恩茱喜歡了十幾年的人當作假想大敵,我很榮幸,但有件事情我還是要說明清楚——

    “我很喜歡恩茱,但我對她并沒有欲望,她對我來說是個特別的朋友,但僅止于朋友,我有一個感情上的伴侶,我們已經交往五年多,現在住在一起,等我念完碩士,打算去荷蘭結婚,如果到時你有空,歡迎來觀禮?!?br />
    成裕天說話的語氣始終溫和有禮,但卻一字一句都像刀刃般讓他無法招架,每說一句,他就懊悔一分,如果他肯多信任恩茱一些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把她的住址念給你吧?!背稍L燜?,也不給他準備紙筆的時間,自顧自的念了一串紐約街道及門牌號碼。

    手邊無紙筆,雷謙只好用力記。

    紐約的十二月,正落著鵝毛大雪。

    臺灣出生的恩茱從沒看過這樣的大雪,在同學們紛紛叫苦連天的時候,只有她一個人興致勃勃,拿著相機拍攝著圣誕氣息的紐約。

    “童?!備腫庖患浞考淶睦蚰卻油餉婊乩?,手上拿著一個包裹,“妳的?!?br />
    “謝謝?!?br />
    看到筆跡的瞬間,恩茱足足呆了好幾秒……無暇去想他怎么會知道這里的地址,心里只覺得開心無比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拆開,是一盒巧克力。

    卡片上雷謙丑丑的字跡說,祝她圣誕節快樂,應該署名的地方什么字也沒有,只畫上了一個心型,依照她對他的了解,這叫求和。

    男人對自己說出的狠話后悔了,所以趁著圣誕佳節捎來禮物,希望她能忘記夏日時的嘔氣。

    恩茱拿著卡片,傻笑出來,幾個月來的陰霾一掃而空,瞬間晴空萬里。

    “男朋友嗎?”莉娜促狹的說,“看起來很開心?!?br />
    “男朋友?!?br />
    別扭的,自大的,但是一直是她的英雄她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恩茱小心翼翼將卡片壓在書桌的透明軟墊下,一邊吃著巧克力,一邊讀書,心里甜蜜蜜的,似乎連一直難念的英詩也變得好讀多了,愛人啊,我想回到你身邊,愛人是祖國,回到愛人身邊是想回到家鄉……恩茱神采奕奕的讀著。那天晚上,連作夢都甜。

    此后,雷謙的巧克力還有卡片就沒斷過。

    她的生日,交往紀念日,七夕,圣誕節,每個月必定寄來兩三次心得報告,那都是她以前跟他提過的影集,或者是書。

    他以前總忙著練球,沒時間看這些,現在似乎想更接近她似的,把曾經感動她的事物都找出來,然后將感想告訴她,看CSI覺得精彩絕輪,看馬利與我笑中帶淚,看欲望城市會心一笑。

    雖然他的字又大又丑,但恩茱還是百看不厭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有多討厭寫信。

    以前總說,“有事打電話就好”,“電話就是用來方便現代人的”,所以她能想像,這些手寫信需要花多少時間,遑論這個靜不下來的人還要去看那些書,那些電影。

    越是收信,就越覺得他可愛——大男人想道歉,但又說不出口,所以只好用這種笨拙的方式表達心意。

    她哪有這么難求和,他其實只要說“我等妳”,那就好了。

    只要知道他在等她,那么,就算分離千山萬水,她還是會飛回他身邊,繼續他們簡單又幸福的人生計劃,結婚,生小孩。

    郵件,包裹,巧克力。

    很快的,連莉娜也知道有這么一個人,總是固定從臺灣寄信寄禮物,但是卻從來不寫回郵地址,“童,妳男朋友為什么都不寫地址,他不希望收到妳的信嗎?”

    好奇寶寶莉娜終于忍不住在隔年夏天問了她這個問題。

    “當然希望?!倍鬈鐨π?,“不過他怕我還在生氣,為了避免退信,所以他才故意不寫地址?!?br />
    她才沒他那么大脾氣。只要他能支持她,對她來說就已經很好了,她才不可能去生他的氣。

    可是雷謙不明白,就這樣,巧克力、信件、巧克力、信件,不斷的飄入公寓的信箱。

    夏天過去,冬日又來。

    這是恩茱在紐約的第三個中國新年,走到哪里都是一層厚厚的白雪,整個城市像是鋪了一層糖霜。

    “童?!崩蚰仍諑ハ麓蠼?,“妳的信?!?br />
    “來了?!?br />
    大大的拼音名字,是雷謙的字,可是,沒有郵戳。

    恩茱將信轉了一下,正面,背面,真的沒有郵戳。

    莉娜嘻嘻一笑,“有人請我拿進來的?!?br />
    有人?誰啊,可這明明是雷謙的字啊……該……該不會……

    “一個東方人,高高的,眉毛很濃,長得很帥喔,眼睛旁邊有顆痣?!崩蚰刃穩葑?,“他跟我說請問妳住這間房子嗎?請幫我拿給童小姐?!?br />
    天啊,真的是雷謙。

    他到紐約了?

    恩茱一下抓住莉娜,“那人呢?”

    “走啦,他又不知道妳在家?!?br />
    “往哪里?”

    “他說要去地鐵站?!?br />
    恩茱穿起外套就往外沖。

    第一次發現路上的人這么多,第一次發現積雪的路這么難跑,第一次希望往地鐵站的路長一點,好讓她在他進站之前攔住他。

    終于,那個背影……好大的行李,他……他剛剛下飛機嗎?奇怪,為什么只是看著他走路的背影,她的眼睛就覺得好熱。

    “雷——謙——”

    男人停住了腳步,回頭,丟下行李朝她疾沖。

    十五公尺,十公尺,五公尺,一把抱住,再沒有距離。

    “我好想你?!倍鬈鎪?,“每天都想你?!?br />
    雷謙沒說話,卻將她抱得更緊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告訴我要過來的事,我可以去機場接你?!?br />
    “妳沒看卡片?”

    恩茱搖了搖頭,“我發現沒有郵戳,就直接跑出來了?!?br />
    “我原本想明天過去找妳的?!彼踝潘牧?,額頭碰額頭,“我在卡片上寫了時間跟地點,我訂了餐廳?!?br />
    明天,是二月十四,她的生日。

    恩茱想笑,但比笑容先出來的卻是眼淚,這個頭發都還是小平頭的男人,飛越半個地球,為了來跟她說生日快樂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要去飯店Checkin?”

    男人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去,然后我們去吃飯,我有好多話想跟你說?!?br />
    雷謙看著恩茱的溫柔眼神,善解人意的笑容,除了感動再無其他言語可以形容,“好?!?br />
    牽起她的手,慢慢往地鐵的方向走,除了生日快樂,他也有好多話想跟她說,該道歉的,該解釋的,都要好好告訴她。

    當然,最重要的一句——他握了握藏在口袋的小盒子,里面有一枚戒指,雖然不是很貴,但是是他用第一份薪水買來的。

    明天會是很完美的生日……

    “雷謙?!?br />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我說……我們結婚吧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雷謙,你怎么了?為什么好像被雷劈到的樣子?”

    男人握緊口袋的盒子,突然有種想哭的沖動,怎么會這樣?

    如果答應她的求婚,他明天就不能說“請妳嫁給我”,可如果不答應,又不知道要有多少波折……

    他明明想了很浪漫的句子……

    啊,算了,男人自暴自棄的想,反正結果都一樣就好了。

    結婚吧,結婚吧。

    于是,飛機上都在想求婚詞的他很慎重的點了點頭,“好,我們結婚吧?!?br />
    【全書完】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閱讀: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://m.zwxiaoshuo.com/cht/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://m.zwxiaoshuo.com/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   本書目錄  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青梅受寵若驚最新章節 | 青梅受寵若驚全文閱讀 | 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