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
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 > 言情小說 > 心疼前妻 > 第10章

cf手游:心疼前妻 第10章 作者 : 簡瓔

    天幕建設一年一度的員工旅游地點是峇里島,有了雜志事件,曉雨深深覺得這一定也是閻騰的陰謀。

    不然哪有這么巧的?她上班才兩個星期,公司的福委會就突然宣布要員工旅游,而且一個星期后就要出發。

    所以——她決定不參加,不給閻騰任何施展陰謀的機會。

    事實上,最重要的是,那是他們當年度蜜月的地點,也是她和他唯一的一次,更是懷了佳佳的地方,她好怕會觸景傷情……

    “我們佳佳一定很開心,要坐飛機嘍……”成勇健在跟佳佳玩家家酒,一邊開心的說。

    曉雨正在縫佳佳衣服掉落的鈕扣,聽到老爸的話,她火速抬眸,瞪直了眼?!鞍?,您那是什么意思?佳佳為什么要坐飛機?”

    “你這孩子這么健忘?過幾天不是要去峇里島玩嗎?老爸從來沒坐過飛機,不知道到時會不會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”她霍地站了起來,衣服針線掉落一地?!澳閌遣皇怯鐘惺裁詞巒爍嫠呶??您跟佳佳要去峇里島玩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”成勇健抓抓腦袋?!霸趺椿嵴庋??女婿說公司員工旅行,要我們一起去,我就把我們三個需要的資料全都交給他去辦護照什么的了?!?br />
    “吼,爸!”她真的快瘋了?!拔頤揮幸?,也沒有報名,那是我和閻騰當初度蜜月的地方,我就是不想去!”

    “那現在怎么辦?”成勇健又抓了抓腦袋?!拔乙丫笥伊誥嶼乓齬媼?,佳佳也很興奮要搭真的飛機,你……你就去吧?!?br />
    曉雨瞪著父親,強烈懷疑他跟閻騰串通好了,要逼她同行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她不去行嗎?

    老爸是她的,女兒也是她的,如果她堅持不去,他們也去不成了,一定會很失望。

    于是幾天后,她板著臉出發了。

    終究,她還是再度踏上峇里島了,這個讓她滿懷感觸的地方,其實與四年前差不多,觀光客雖多,氣氛還是一樣悠閑。

    成勇健苞佳佳坐一排,祖孫倆都很興奮,佳佳更是第一次坐大型的游覽車,她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。

    曉雨自己一個人坐,脖子上掛著當地人獻的花圈,視線才從窗外收回,冷不防看到身邊的空位多了個人。

    曉雨看著近在眼前的俊臉,有些錯愕。

    他不是編在另一臺車嗎?怎么到這臺車來了?

    昨晚她失眠了,現在好像有點恍神,她的反應呆呆的。

    “這里一點都沒變,對吧?”閻騰唇畔蕩漾著淡淡笑意,握住了她的手,深深的看著她?!霸謖飫?,你把自己交給了我,也是在這里,我們有了佳佳這個蜜月寶寶?!?br />
    曉雨尷尬得要命,她小臉發燙,耳根子都熱了?!澳隳隳?、你干么這時候說這個?現在是大白天耶……”

    要命!有語病,她的話有語病啦!

    果然,閻騰笑了?!澳俏彝砩顯偎??!?br />
    他執起她的手,湊到唇邊一吻。

    一時間,曉雨愣愣的回不了神。

    天曉得,她的情緒大概一輩子都會被這個男人躁控……

    陰謀,果然是陰謀。

    第一天下榻的飯店就是當初他們蜜月時住的奢華Villa,閻騰存心要勾起她的回憶,她又怎么擋得???

    心情一陣紊亂后,她在大廳拿到了門卡,回頭卻不見老爸與佳佳的蹤影,也沒看見閻騰,他們都去哪里了?

    “曉雨,你在找你爸爸和女兒嗎?”何秘書拉著行李箱走過來?!八歉淥∨笥訓募頁ひ黃鶉ザ斕贗媼?,聽說晚上有個派對,還有個故事時間和探險時間,我待會也要帶我兒子去,大家可能很晚才會回房間,你自己先過去吧!”

    曉雨在心里聲吟了一聲,何秘書的話讓她更不安。

    她已經不傻不天真了,把她老爸和佳佳支開,閻騰想做什么???

    想到他的企圖,她的身體產生一陣莫名的燥熱。

    她要命的還記得他進入她時的感覺,還記得高潮時的痙攣,那種歡愉無可取代,但她沒想過要找別的男人。

    除了他,她根本無法接受別的男人的觸碰,跟別人那樣親密,她無法想像,她也不要。

    這幾年,她把心思放在扶養女兒身上,用忙碌忘記自己生埋上的需求。

    其實也都好好的,藏在身體深處的欲望很安份,都沒有作怪,也沒發出什么催促她去找男人的訊號,所以她干么一到這里就發起花癡來???

    甩開思緒,她坐上服務生駕駛的高球車,越接近房間,她心跳越快。

    Villa依山面海,正是當初住的那一間最最頂級的蘭花Villa。

    付了小費,服務生卸下行李后走了,四周安安靜靜的,只有海潮的聲音。

    四柱大床垂著浪漫白紗,曉雨輕撫著柔軟的床,鼻間嗅聞到雞蛋花的香氣,她深吸了一口,想到那時她很殺風景的病倒了,閻騰悉心照料她的情景。

    吼,怎么還會歷歷在目???

    為了避免越想越深,她連忙打開行李,拿出換洗衣物去洗澡。

    沐浴后清爽多了,她坐在梳妝臺前吹頭發,吹了半干就嫌累不吹了,反正天氣熱,很快就會干了。

    她才站起來,就感覺到有人來了。

    當然不是她老爸和佳佳,佳佳通常人還沒進來,聲音就來了,而且這里只有一張床,他們顯然住在別的Villa會館里。

    所以是……她心跳著,呼吸漸漸急促,屏息以待。

    閻騰走進來,而且只在腰間圍著一條浴巾,那雙滿是激情的眼睛,有如狩獵前的黑豹,說明他不會再等待,他此刻就要她。

    看見真的是他,曉雨一顆心不由自主的狂跳起來,她不自覺地伸舌滋潤自己干燥的唇。

    她從鏡子里看到閻騰大步走到她身后,他什么都沒說,直接從身后抱住她,他的大手環在她腰上,讓她的身軀緊緊貼著他。

    感受到他結實有力又堅硬的身軀,她顫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要命!她在等他,一整天,她都在等這一刻……

    他的拇指掃過她浴袍下已然挺立的蓓蕾,她雙眼迷蒙的喘著氣,他輕恬她的耳垂和頸項,她不由自主的發出一聲嬌喘,竟然仰首順從他。

    他拉下了她浴袍的帶子,她的浴袍落在地上,他抱起她,大步走到床邊,輕輕把她放在床上,他腰際的毛巾也隨之落下。

    夜幕來臨,Villa里沒開燈,戶外的植物散發著強烈花香,仿佛催情劑,空氣中只有風聲和海濤聲,還有他們飽含激情的喘息。

    閻騰輾轉吸吮,吻遍了她全身,他黑瞳黯沉,嗓音低啞的重復著我愛你。

    曉雨看到他胸前開刀所留下的疤痕了,比她想像的還要長,不難想像當時的傷勢有多重。

    如果那一刀刺進了心臟,這世上就沒有閻騰這個人了……

    她心頭一陣揪緊,主動抱住了他。

    感覺到她的主動,閻騰的心微顫,他反摟住她,狂野的吻她的唇。

    他的高溫身軀席卷了她所有神智,炙燙硬挺的男性沉入她悸動的柔軟深處,曉雨無法自己的全身顫抖。

    她的手指滑進了他頸后的頭發里,像個饑渴很久的老處女似的,但愿這一刻永遠不會停止。

    承認吧,她真的好愛他……

    曉雨想都沒想過,像她這種擺明了是小家碧玉、良家婦女型的人會梅開二度。

    以前在報上看到某某人梅開二度,她都會不自覺的啐聲老不修,現在她也加入第二春的行列了。

    只不過,再婚仍然嫁給同一個男人,這好像有點遜,看在他是孩子爸爸的份上,她就勉為其難的再接受他一次嘍。

    她與閻騰的婚禮十天后舉行,不同于上次契約結婚的急就章,這次他很用心的安排了游輪求婚,在滿天煙火的星空下,他拿著鉆戒和百朵玫瑰的花束,單膝下跪,向她求婚。

    “沒有和平鴿嗎?”她一臉的不太滿意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想到閻騰當時的表情,她還會忍不住噗哧一笑。

    當然,他們又拍了一次婚紗照,她很開心的發現自己比四年前穿起婚紗來還要好看,因為她的胸部變豐滿了,腰也比較細。

    他付了一大筆錢給被曉凱打傷的那個人的家屬,還安排對方出國醫治,并且聘請律師重打官司,希望可以在對方善意的證詞下,減輕曉凱的刑期。

    他還說,婚后要跟她老爸一起住。

    對于他的種種善意,她通通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心中對她有愧,他要彌補才會好過一點嘛,所以她就很大方的給他機會嘍。

    早上她請了半天假,買了鮮花水果,跟老爸帶著佳佳一起去看爺爺和媽媽,把她要再婚的好消息告訴他們兩位,讓他們在天之靈也為她高興。

    送她老爸和佳佳回家時,時間快近午了,她手腳伶俐的為老小做了午餐后,還很用心的做了便當要給閻騰吃。

    外食實在太油膩了,還是她親手做的便當比較健康,以后他的身體就交給她這個賢內助來照顧啦。

    風塵仆仆的回到公司,午休時間,大部份的人都出去吃午餐了,她放下包包就直接推開總裁室的門。

    沒有人的時候,她都公私不分,私底下還把自己的老公當上司般的恪守禮儀,誰做得到啊,那很奇怪好不好?

    “哈羅!閻總裁,你還沒吃午餐吧?”她興匆匆的喊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的一幕,讓她一瞬間呆住了。

    寂靜的辦公室里,那個即將與她結婚的男人和一個窈窕女人抱在一起,她的喊聲驚動了他們。

    他們同時看向她,看到那女人正面的剎那,曉雨手里的便當盒咚地掉在地上,飯菜散落一地。

    白雅熏?

    又是白雅熏,這女人真是她的天敵!

    白雅熏跟閻騰抱在一起……

    這是真的嗎?

    一定不是!

    如果不是,她的腦袋為什么會天旋地轉,她又為什么要哭?

    轉身奔離的她淚水淹沒了她的視線,好刺痛。

    不過,她這樣跑出來算什么?她應該把便當盒往他們兩個身上砸才對??!而且她應該做兩個便當才對,一個太少了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顫抖的手,她用力的深呼吸,平穩情緒。

    白癡!她為什么那么傻?為什么要跑掉?

    為什么白雅熏一出現,她的人生又要翻盤了?

    閻騰又要拋下她,走向白雅熏了嗎?

    去他的!這次她不要等他開口拋下她,她要先拋棄他!

    曉雨住在烏來一間以貴聞名的溫泉飯店里。

    平常她這個摳門錢嫂是絕不可能花這種錢的,但這次不同,她要發泄,所以挑了最貴的飯店來住。

    簡單的說,就是跟自己的荷包過不去。

    前三天,她都關著手機,只要想到閻騰和白雅熏抱在一起的畫面,她就痛苦得快死掉,想像他們不知背著她勾搭了多久,她就心痛,心碎。

    第三天,她忍不住用飯店的電話打了一通電話回家,想聽聽佳佳的聲音。

    愛情是假的,到頭來只有親情才可靠,女兒不會背叛她,不會傷她的心,不會讓她在一夜之間從天堂跌落地獄,不會在她沉浸在幸福里時潑她一盆冰水,把她所有的愛情都澆熄。

    第四天,她開始煩躁不安,一顆心緊緊的糾結。

    白天,她在房里走來走去,晚上又去飯店最貴的餐廳點了一堆東西吃不完。

    入夜,她心煩得睡不著,電視轉來轉去又沒有一臺想看的,索性去泡湯。

    雖然現在是溫泉業的淡季,不過也太太太淡了吧?

    除了她之外,好像就沒有別的旅客了,走到哪里,遇到的除了飯店服務生還是服務生。

    奇怪了,才九點多,大家都睡了嗎?這間飯店還真的很幽靜。

    也好,她正好可以一個人泡個爽。

    第一次泡女子luo湯,一開始有點別扭,但下水之后她就覺得自在了,反正沒有別人,就好好享受這入夜的河岸風光吧!

    微風輕吹,不時掉落幾片綠色的楓葉飄在水面上,很美也很詩意,但是三十分鐘后,曉雨就泡不住了,她身體發熱,一心只想起來回房間去吹冷氣。

    她果然不是當貴婦的料,人家貴婦都可以泡幾個小時來美容說。

    她正想起身,突然聽見湯池外由遠而近的腳步聲,她不自覺的又坐回溫泉里,眼巴巴的看著入口。

    希望進來的是個中年大嬸,如果來個前凸后翹的年輕辣妹,她會很自卑。

    來了,來了。

    她正興奮期待著自己與同性的第一次luo裎相見,卻看到一個穿泳褲的男人走進來,她的呼吸頓時一窒。

    “水溫剛好嗎?”閻騰跨進夜色下的露天水池,走向她。

    曉雨一臉驚駭,嚇得不輕。

    他他他……他在做什么?她可是在女子luo湯里耶,他竟然大搖大擺的走進女子luo湯,他瘋了不成?

    雖然他有穿泳褲,但——但還是太離譜了??!

    她驚魂未定的慌亂大喊?!澳悴灰?!”

    媽呀!她是**耶!又不能跟他你追我跑。

    “我當然會過去?!毖痔諮凵竇岫ǖ淖呦蛩?,反正她絕對不敢站起來跑掉。

    “就叫你不要過來——”眼見他越來越近,無計可施下,她慌亂地雙手掬水潑向他。

    可是,那一點點溫水的力道根本沒有看頭,也不痛不癢的,他還是走到她身邊了。

    “我要喊救命了哦!”她充滿怒氣的朝他喊,鼻尖卻因為終于看到他而酸酸的,想哭。

    閻騰居高臨下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我已經包下了整間飯店,就算你怎么喊也不會有人來,我給飯店人員看了我們的喜帖和婚紗照,跟他們說這是家務事,所以他們不會來?!?br />
    幸好她耐不住思念女兒的情緒打了通電話回家,而且還很笨的用了飯店的電話打,不然他也不可能這么快就找到她。

    “原來是你——”她抬眸瞪著他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難怪她覺得今天飯店里都沒有別的游客,原來是他搞的鬼。

    “我們得談一談?!幣構庹粘鲅痔謐旖塹奈氯?。

    絕美的楓樹環繞著石砌的不規則溫泉池,閻騰也坐了下來,順便伸手擁住她滑膩的香肩。

    曉雨在第一時間拼命掙扎?!澳愀擅??快放手!誰準你抱我了?你抱完白雅熏還不過癮,還來抱我干么?”

    她心頭瞬間盤旋著一股想哭的沖動,太委屈了,她真的好委屈,過了四年,又被白雅熏一腳踩扁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動?!彼乃酃拷裊慫?,正好托住她凝脂般的酥胸。

    這下曉雨真的不敢亂動了,如果她再亂動,好像是她主動在挑逗他似的。

    她感覺著自己狂跳的心跳,挫折的發現自己對他是又愛又恨,無法全然的恨,也無法不愛。

    不過,他會追來,這代表了什么?

    他還沒決定要選擇誰嗎?他又陷入抉擇的兩難了嗎?

    不!她不要再被他選,不管他又有什么見鬼的苦衷,他休想再開口舍棄她……

    “氣消了嗎?”閻騰柔著她的肩膀?!澳翹煳易煩鋈?,你已經不見了,你跑得還真快?!?br />
    曉雨凝住臉,白他一眼?!安蛔?,難道要留下來看你們卿卿我我?”

    要命,她心跳干么一直加快???而他的手又在摸哪里?不是環抱著她嗎?怎么開始四處游移了起來?

    “我們沒有卿卿我我,我只是在安慰她?!毖痔諍苡心托牡南蛩饈?。

    “安慰?哼!”她才不信,她不知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有多吃味,完全是妒婦等級了。

    “她從輪敦回來看家人,順便來看我,講起她腦部長了個瘤,開刀風險有六成,她悲從中來的哭了,啜泣說她還不想跟老公生離死別,我就拍拍她的背,安慰她幾句,你就剛好在那幾句安慰的時間里不由分說的闖進來,又像搶匪要搶劫銀行,突然發現銀行里有很多重裝警察似的沖出去……”

    閻騰停住不說了,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說的是真的嗎?”曉雨一陣呆,就著月光審視他。

    才幾秒的時間,她發現自己竟然全部相信他的話了。

    要命!就——她就這么想那只是誤會一場???

    所以,這些住宿費都白花了?

    噢,好心痛,心好痛……她應該住下面的民宿才對,不然某某大旅社也很好,這幾晚住下來,至少要幾萬塊,可以幫家里換組沙發了……

    “你真的讓我急死了?!彼潘燮は碌年幱?,心疼得皺起眉。

    撞見那種畫面,任誰都會誤會,想必她這幾天都沒睡好。

    他把她摟得更緊了,生怕她又會消失。

    曉雨的臉忽然熱了?!澳閼嫻摹屑甭??”

    她心跳得好快,聲音好矯情,明明就一百萬個開心還要裝沒事。

    “不然我為什么會在這里?”閻騰的黑眸在夜幕里灼灼發亮?!安還蟻衷詡鋇牟皇悄歉?,既然都來了,我們要不要試試在水里幫佳佳添個弟弟或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與心愛的女人luo身相擁,他可不是圣人,能無動于衷。

    曉雨一瞬間羞紅了臉,她扭捏的回避他灼熱又直接的視線?!罷飫鍤鍬短炫酪?br />
    “就跟你說我已經包下了飯店,不會有人來?!毖痔詰屯方舳⒆潘?,低聲說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低頭吻住了她的唇,曉雨輕喘一聲,她的雙手也不知不覺的環住他的頸項,反應著他的吻。

    佳佳一定很開心要有弟弟或妹妹了。

    【本書完】

    別忘了還有其他前妻最好精采故事等著你——前妻最好之一《難舍前妻》、前妻最好之二《逼婚前妻》。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閱讀:滋味小說網繁體手機版://m.zwxiaoshuo.com/cht/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滋味小說網簡體手機版://m.zwxiaoshuo.com/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   本書目錄  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心疼前妻最新章節 | 心疼前妻全文閱讀 | cf手游下载枪战王者